奖金万 混双重点–日本“倒逼”国乒队内赛改革

奖金万 混双重点–日本“倒逼”国乒队内赛改革

时间:2019-03-01 10:54:00

刘国梁现场督战。 视觉中国 图 刘国梁现场督战。 视觉中国 图

  作为队内提拔
的重要标准,纵贯赛一向是国乒的传统赛事。从2006年的纵贯不来梅世乒赛起头,这一提拔
赛至今已举办了超过十届,惟独在客岁开办过一次。

  2月28日,“地表最强12人纵贯赛”在深圳重燃战火。除马龙和张继科两位宿将出席外,樊振东、许昕、打发、刘诗雯等国乒主力悉数出战,孙颖莎、王楚钦等小将也力图向他们发动冲击。

  与以往不合1的是,此次提拔
赛的总奖金为500万人民币,此中男女单打冠军将独揽100万奖金。从这一点足以看出,刘国梁麾下的中国乒协在起劲朝着更加市场化、职业化的标的倾向推进。

  时隔一年,“地表最难”竞赛

开打

  “地表最强12人纵贯赛”不仅是国乒内部提拔
赛,肩负着间接为世乒赛提拔
参赛选手的重担;与此同时,每次纵贯赛的成绩也都将成为队员抢夺奥运会参赛资历的重要按照

  本届纵贯赛一共分为两个阶段,此中第一个阶段已在北京决出胜败。孙颖莎、赵子豪领衔的女队和男队小将们经由激励地厮杀,终究
进入到十二人的大名单中。

  同时,凭仗2018国内、国际赛场成绩的队内综合排名,男女队各有6人间接入围第二阶段的竞赛

,也等于2月28号至3月3号举行的“地表最强12人”决赛阶段的竞赛

,无需再打附加赛。

  按照这一提拔
方法,男队12人由樊振东、许昕和林高远三位国乒主力领衔,国乒队长马龙则因伤退赛。女队12人则由打发、刘诗雯、陈梦和朱玉玲坐镇,别的还包孕与伊藤美诚颗粒性打法相似的孙铭阳和何卓佳。

  按照中国乒协发布的竞赛

方法,本届纵贯赛男女单打各12人在4天内分别举行单循环赛,每场竞赛

5局3胜、每局11分。终究
取得男女单打冠军的选手,将间接取得2019年世乒赛单打资历。

  事实上,主力队员想要在这样的队内提拔
赛中取胜其实不容易。从纵贯赛设立以来,惟独刘诗雯一人实现过11战全胜的战绩,她迎刃而解地拿到了2017年杜塞尔多夫世乒赛的入场券。

  “队内竞争一向很残酷,但本身希望用气力获得
纵贯名额,已做好了难题到来的准备。”就连现全国排名第一的樊振东也感慨道,纵贯赛等于最难打的竞赛

  修改划定规矩,得混双者得全国?

  在中国乒协发布的纵贯赛竞赛

规程里,有一项划定规矩的转变引起了很多
人留意。在嘉奖
方法中,除男、女单打第一名可以

呐喊间接取得世乒赛单打资历外,亚军也同样可以

呐喊取得参赛资历。

  亚军也拥有了世乒赛的资历,这里面其实有几种情形:

  经由教练组的商议后,他们可以

呐喊成为5名参赛的单打球员之一;而另一种情形是,他们会取得加入双打或混双的机遇。

  虽然此次纵贯赛仅仅是单打竞赛

,然而乒协也在战略上转变标的倾向。因为混双名目成为了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竞赛

名目,并且还是第一个诞生金牌的乒乓球名目,此中的重要性不问可知。

  “第一个是最凶险的,人家放在这里是有倾向的。后面名目都是短兵相接、刺刀见红。”在前几天的通气会上,刘国梁分析着当下严峻的局面地步。

  相比之下,国乒众将的年纪偏大,尤其是像马龙和许昕这样的宿将不适合三项全兼,因此挖掘专攻于混双的选手就成了重点,“咱们至少要确保有两对以上,是可以

呐喊在东京奥运会上拿金牌的。”

  “东京奥运会更是如斯,相对不会像本来一样,单打占有了80%以至90%以上的精神,间或才练练混双,这个肯定是弗成的。”

  在刘国梁的想象下,双打威力最强的“金左手”许昕将会逐步把重点放在混双上。在不久后的卡塔尔公开赛以及世乒赛上,他都将和刘诗雯搭档加入混双竞赛

  500万奖金,国乒再探市场化

  时隔一年重启“地表最强12人纵贯赛”,刘国梁固然
还有更加长远的目标。

  回忆2017年的纵贯赛,当时的国乒刚刚在里约奥运会后成为新晋网红。马龙、张继科和那个“不懂球的瘦子”都拥有了大批的迷妹,以至还涌现了72秒门票抢光的火爆局面。

  如今重新回归国乒,身为乒协主席的刘国梁自然也希望能重新当时的盛况。在客岁的辞职典礼上,他就曾提出国乒当下面临的两大的义务:一是东京奥运,二则恰是乒乓球的职业化和市场化。

  “乒乓球成绩虽好、人气虽旺,但商业价值其实不高,突出体现在缺少商业模式,本身
造血威力严重不足,还处于简单粗放的靠赞助商输血阶段,而投资主体很难红利。”

  从此次纵贯赛来看,刘国梁也做出了转变:设立高达500万元的赛事总奖金,此中男女冠军可以

呐喊取得100万元,亚军可以

呐喊取得50万元,以至每一名
加入12强的选手都有出场费。

  “咱们要有自自信心把乒乓球打形成中国的国家体育名片,使中国乒乓球成为具备全国影响力的王牌IP。”刘国梁说。

刘国梁现场督战。 视觉中国 图 刘国梁现场督战。 视觉中国 图

  作为队内提拔
的重要标准,纵贯赛一向是国乒的传统赛事。从2006年的纵贯不来梅世乒赛起头,这一提拔
赛至今已举办了超过十届,惟独在客岁开办过一次。

  2月28日,“地表最强12人纵贯赛”在深圳重燃战火。除马龙和张继科两位宿将出席外,樊振东、许昕、打发、刘诗雯等国乒主力悉数出战,孙颖莎、王楚钦等小将也力图向他们发动冲击。

  与以往不合1的是,此次提拔
赛的总奖金为500万人民币,此中男女单打冠军将独揽100万奖金。从这一点足以看出,刘国梁麾下的中国乒协在起劲朝着更加市场化、职业化的标的倾向推进。

  时隔一年,“地表最难”竞赛

开打

  “地表最强12人纵贯赛”不仅是国乒内部提拔
赛,肩负着间接为世乒赛提拔
参赛选手的重担;与此同时,每次纵贯赛的成绩也都将成为队员抢夺奥运会参赛资历的重要按照

  本届纵贯赛一共分为两个阶段,此中第一个阶段已在北京决出胜败。孙颖莎、赵子豪领衔的女队和男队小将们经由激励地厮杀,终究
进入到十二人的大名单中。

  同时,凭仗2018国内、国际赛场成绩的队内综合排名,男女队各有6人间接入围第二阶段的竞赛

,也等于2月28号至3月3号举行的“地表最强12人”决赛阶段的竞赛

,无需再打附加赛。

  按照这一提拔
方法,男队12人由樊振东、许昕和林高远三位国乒主力领衔,国乒队长马龙则因伤退赛。女队12人则由打发、刘诗雯、陈梦和朱玉玲坐镇,别的还包孕与伊藤美诚颗粒性打法相似的孙铭阳和何卓佳。

  按照中国乒协发布的竞赛

方法,本届纵贯赛男女单打各12人在4天内分别举行单循环赛,每场竞赛

5局3胜、每局11分。终究
取得男女单打冠军的选手,将间接取得2019年世乒赛单打资历。

  事实上,主力队员想要在这样的队内提拔
赛中取胜其实不容易。从纵贯赛设立以来,惟独刘诗雯一人实现过11战全胜的战绩,她迎刃而解地拿到了2017年杜塞尔多夫世乒赛的入场券。

  “队内竞争一向很残酷,但本身希望用气力获得
纵贯名额,已做好了难题到来的准备。”就连现全国排名第一的樊振东也感慨道,纵贯赛等于最难打的竞赛

  修改划定规矩,得混双者得全国?

  在中国乒协发布的纵贯赛竞赛

规程里,有一项划定规矩的转变引起了很多
人留意。在嘉奖
方法中,除男、女单打第一名可以

呐喊间接取得世乒赛单打资历外,亚军也同样可以

呐喊取得参赛资历。

  亚军也拥有了世乒赛的资历,这里面其实有几种情形:

  经由教练组的商议后,他们可以

呐喊成为5名参赛的单打球员之一;而另一种情形是,他们会取得加入双打或混双的机遇。

  虽然此次纵贯赛仅仅是单打竞赛

,然而乒协也在战略上转变标的倾向。因为混双名目成为了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竞赛

名目,并且还是第一个诞生金牌的乒乓球名目,此中的重要性不问可知。

  “第一个是最凶险的,人家放在这里是有倾向的。后面名目都是短兵相接、刺刀见红。”在前几天的通气会上,刘国梁分析着当下严峻的局面地步。

  相比之下,国乒众将的年纪偏大,尤其是像马龙和许昕这样的宿将不适合三项全兼,因此挖掘专攻于混双的选手就成了重点,“咱们至少要确保有两对以上,是可以

呐喊在东京奥运会上拿金牌的。”

  “东京奥运会更是如斯,相对不会像本来一样,单打占有了80%以至90%以上的精神,间或才练练混双,这个肯定是弗成的。”

  在刘国梁的想象下,双打威力最强的“金左手”许昕将会逐步把重点放在混双上。在不久后的卡塔尔公开赛以及世乒赛上,他都将和刘诗雯搭档加入混双竞赛

  500万奖金,国乒再探市场化

  时隔一年重启“地表最强12人纵贯赛”,刘国梁固然
还有更加长远的目标。

  回忆2017年的纵贯赛,当时的国乒刚刚在里约奥运会后成为新晋网红。马龙、张继科和那个“不懂球的瘦子”都拥有了大批的迷妹,以至还涌现了72秒门票抢光的火爆局面。

  如今重新回归国乒,身为乒协主席的刘国梁自然也希望能重新当时的盛况。在客岁的辞职典礼上,他就曾提出国乒当下面临的两大的义务:一是东京奥运,二则恰是乒乓球的职业化和市场化。

  “乒乓球成绩虽好、人气虽旺,但商业价值其实不高,突出体现在缺少商业模式,本身
造血威力严重不足,还处于简单粗放的靠赞助商输血阶段,而投资主体很难红利。”

  从此次纵贯赛来看,刘国梁也做出了转变:设立高达500万元的赛事总奖金,此中男女冠军可以

呐喊取得100万元,亚军可以

呐喊取得50万元,以至每一名
加入12强的选手都有出场费。

  “咱们要有自自信心把乒乓球打形成中国的国家体育名片,使中国乒乓球成为具备全国影响力的王牌IP。”刘国梁说。